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作者:风中的自由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1-15 15:54:20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历史上,将敌人的头颅制成骷髅杯用作饮器的残忍行径比比皆是。如希罗多德在《历史》中就提及,西徐亚人习惯于用敌人的头颅制作成骷髅杯。在印度教和藏传佛教的习俗中,也曾使用高僧的头颅骨制成法器嘎巴拉碗,以供灌顶仪式使用。

而历史上最著名的骷髅杯之一,莫过于由保加利亚大公克鲁姆所制作的骷髅杯。 用于制作骷髅杯的原料,则是拜占庭皇帝尼塞弗鲁斯一世的头颅。在公元811年的普利斯卡战役中,克鲁姆率领保加利亚军队全歼了进攻的拜占庭军队,拜占庭皇帝尼基弗鲁斯一世也在此战中阵亡。获胜后的克鲁姆命人以银加工尼基弗鲁斯一世的头骨,将其当作酒杯使用,以告慰被拜占庭人杀死的亡魂。

保加利亚第一帝国的崛起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早期进入欧洲的保加利亚人

当希拉克略皇帝于641年逝世之后,曾在中东地区拥有大片领土的拜占庭帝国迅速走向衰落,进入了长达一百余年(641-780年)的混乱时期。在此期间,帝国东南部地区的领土也不断被阿拉伯人侵占。虽然君士坦丁四世在位期间,于674-678年间成功抵挡了阿拉伯人对君士坦丁堡的围攻、暂时中止了阿拉伯人的扩张进程。但一支保加尔人在首领阿斯巴鲁赫的率领下进入多瑙河下游定居,并联合斯拉夫人向拜占庭帝国发起挑战。

在公元680年的恩加尔战役(Battle of Ongal)中,率领大军出战的君士坦丁四世遭到惨败。他被迫与胜利者阿斯巴鲁赫签订正式协议,承认保加尔人的独立地位,并承诺向新兴的保加利亚第一帝国支付贡金。这标志着拜占庭领土上首次出现了得到皇帝承认的独立王国,保加尔人也趁着拜占庭内乱频仍之机多次进攻拜占庭在巴尔干的领地、甚至一度兵临萨洛尼卡城下。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保加利亚第一帝国建立者 阿斯巴鲁赫

面对保加尔人的攻势,拜占庭总体上显得较为被动。虽然拜占庭在利奥三世(718-741年在位)和君士坦丁五世(741-775年在位)期间恢复国力,赢得了一些对保加利亚人的胜利。但在8世纪末时,君士坦丁六世由于对外战争中屡屡受挫遭到废黜,他的母亲伊琳娜继位,成为拜占庭历史上首位女皇。这位伊琳娜执政仅仅五年便被贵族推翻,她的财政大臣尼基弗鲁斯于802年被推举为拜占庭新君。这位精明强干的财政大臣曾通过财政改革有效地改善了帝国的经济状况,因此也被拥立他的贵族们寄予厚望。

尼基弗鲁斯继位不久后,克鲁姆也在803年成为了保加利亚的新统治者。此时距保加利亚第一帝国建立已经一百余年,他们乘着拜占庭帝国内乱和抵抗阿拉伯人入侵之机不断壮大,以斯拉夫农民的农业资源为基础的保加尔国家也成为一个极为强悍的政治实体。统治国家的突厥精英们既显示出草原民族骁勇善战的特性,还学习并掌握了从拜占庭人那里获得的文明技巧。

总之,处在上升期的保加利亚第一帝国已成为拜占庭帝国在巴尔干地区的劲敌。而保加尔人的新统治者克鲁姆同样令人望而生畏,这位出身于潘诺尼亚地区的酋长继位后便开始大肆征伐,他先在805年击败阿瓦尔人,随后便将目光转向了南方更加富庶的拜占庭帝国。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6-7世纪 保加利亚与斯拉夫人的扩张

无独有偶,当尼基弗鲁斯一世于802年继任帝国皇帝后,他也计划延续前人未竟的事业,将保加利亚第一帝国占领的土地重新纳入拜占庭治下。于是,他在807年组织了首次对保加利亚的远征。但这次远征却因为首都君士坦丁堡的一场政变,而仅仅抵达了欧德林(Odrin,原名Hadrianopolis,今土耳其埃迪尔内)便草草而终。

但尼基弗鲁斯在807年这次失败的远征也成为了保加利亚大公克鲁姆对拜占庭发起进攻的极好借口。第二年,克鲁姆派军侵入拜占庭的斯特鲁马河谷(Struma valley,位于今保加利亚境内)。他击败了当地的拜占庭守军、并掠夺了大量黄金,还将包括所有指挥官在内的大量拜占庭俘虏全部杀死。809年,克鲁姆亲率大军进攻塞迪卡要塞(Serdica,今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在攻克要塞后杀死了其中所有的6000拜占庭守备部队。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中世纪手抄本上的克鲁姆与保加利亚贵族

拜占庭人的重拳出击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尼基弗鲁斯一世的金币

到了811年时,尼基弗鲁斯一世深感保加尔人的威胁,于是计划对保加利亚进行远征,希望以此远征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一心头大患。他的大军主要由来自安纳托利亚军区、欧洲军区和皇帝卫队的将士组成。

由于帝国上下普遍认为此次远征将十分顺利,因而许多高阶军官和贵族也都随军出征。尼基弗鲁斯一世还带上他的儿子斯陶拉基奥斯和女婿米海尔?朗加比。据计算,拜占庭军队的规模约为8万人。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精锐的拜占庭皇帝卫队

这支8万人的大军于811年5月集结完毕后开始进军,在7月10日抵达帝国与保加利亚交界处的马尔斯兰要塞(Marcelae,今保加利亚东南卡尔诺巴特镇) 。尼基弗鲁斯一世打算在此后的十天内对保加利亚人发动数次佯攻以使敌军混乱。而另一边的克鲁姆在审慎评估了双方实力后,认为自己无力与拜占庭大军相抗衡,于是向尼基弗鲁斯一世求和。但他的请求被尼基弗鲁斯一世傲慢地拒绝了。

此时,拜占庭军中已有部分指挥官认为皇帝对保加利亚的这次远征过于冒险和仓促、主张应见好就收。但沉迷于大胜幻梦中的皇帝拒绝了和谈派的建议,仍然坚持进军。

随后,尼基弗鲁斯一世挥军攻入保加利亚境内,目标直指保加利亚首都——普利斯卡(Pliska)。公元811年7月20日,皇帝将全军分为三路,沿不同路线向普利斯卡进军。拜占庭的进军十分顺利,几路部队都未遭到过多抵抗。三天后,拜占庭军便抵达普利斯卡城下,与城中的12000名保加利亚精锐交战。拜占庭军队此战告捷,将12000名保加利亚守军中的大部分被杀。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保加利亚旧都普利斯卡遗址

不久,拜占庭大军又击败了另一支匆忙集结,人数据称达5万之众的保加利亚军队。7月23日,拜占庭军占领了无人驻守的普利斯卡,并将周边村镇洗劫一空。此时,又集结起5万军队的克鲁姆仍然希望和谈,以避免自己再遭败绩。他在信中这样写道:

阁下既然已经领我方首都、赢得此战胜利,只求阁下能在满载而归时勿扰民众。

但得胜后的尼基弗鲁斯一世已然志骄意满,对克鲁姆的警告视若罔闻。而他随后的不理智之举,也为自己的败亡埋下了祸根。他的军队在占领区内大肆杀戮:

皇帝尼基弗鲁斯在保加利亚人的土地上悠闲漫步。此前他击败了并杀死了大量保加利亚军队,攻克了保加利亚首都。但他的残暴也在此期间暴露无遗,他居然下令将所有保加利亚孩童捆绑于地,并以磨石将这些孩童们碾得粉碎!

吝啬的尼基弗鲁斯一世更是在获得了克鲁姆的大笔财宝后将其独吞。此时,沉浸在狂喜之中的尼基弗鲁斯并不知道,他的末日也即将来临。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拜占庭雕刻上的步兵形象

骄兵必败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正在集结军队的克鲁姆

正当拜占庭全军在普利斯卡尽情掠夺而未加防备时,克鲁姆已经动员起包括妇女和阿瓦尔佣兵在内的所有力量,打算在险要关隘设伏攻击归途中的拜占庭军队。当时尼基弗鲁斯一世原本计划全军南进,穿越默西亚(Moesia)地区,收复塞迪卡要塞后便班师回朝。但当他得知了克鲁姆正组织军队准备反攻时,归国心切的皇帝更改了行军路线、并无视了斥候的情报,打算穿越瓦比特萨山口回国。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保加利亚一边有不少游牧民族阿瓦尔人

811年7月25日,拜占庭全军进入瓦比特萨山口。随后拜占庭的骑兵部队告知皇帝,前方通路已经被坚实的障壁所阻碍,周边特发现了克鲁姆部队的踪迹。皇帝闻讯后惊慌失措,立刻下令撤退,但为时已晚。拜占庭人的入口也已被堵塞。尼基弗鲁斯得知自己已经走投无路后,不禁哀叹道:

即使我们此时能长出翅膀,也将难逃一死。

但此时拜占庭军队仍有一线希望。他们毕竟还有人数优势,并曾两度挫败保加利亚军队。若是能够及时组织起有效的突围行动,皇帝或许还能杀出生天,回到首都重整旗鼓。然而,身处绝地的尼基弗鲁斯非但没有听从将军们组织精锐进攻障壁,尽快突围的建议,反而下令原地扎营。于是拜占庭全军的悲剧就此注定。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设防严密的拜占庭军营

将拜占庭军队彻底围困后,保加利亚军趁夜色开始对已经士气低落的拜占庭全军发起突击。他们将包围圈进一步收紧,首先瞄准皇帝卫队攻击,而精锐的皇帝卫队在短暂抵抗后便被悉数歼灭。随后拜占庭的其他部队开始溃逃。

不巧的是,向南败逃的拜占庭军队在途中又遇到了沼泽地的阻碍。他们只得牺牲自己的同伴和战马作为垫脚石、借此穿越沼泽。熟悉地形的保加利亚军队很快追上了败逃的拜占庭人。而那些发现自己的去路被坚实木障壁堵截的拜占庭士兵们纷纷下马攀墙,不过也很多人却落入保加利亚军队事先挖掘的壕沟中丧命。保加利亚军队趁势掩杀已乱做一团的拜占庭人,无助的拜占庭人或战死、或淹死、或被烧死,可谓损失惨重。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决定胜负的瓦比特萨关战役 堪称山地伏击战的典范

虽然最终仍有少量拜占庭军队逃出生天,但大多数幸存者也在回国后不久死去。两位大教长,安纳托利亚和色雷斯军区的两位军区将军,内廷禁卫军和精锐的守望军团这两支近卫部队的统帅,也都在此身亡,8万拜占庭大军几近全灭。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拜占庭军中的骑兵 弓箭手 重步兵

拜占庭最大的损失无疑是他们的皇帝尼基弗鲁斯一世。据史家记载,他在两军交战的当日便已阵亡。他的儿子斯陶拉基奥斯虽然在皇帝卫队的拼死作战下得以生还,却落下了颈部麻痹的伤病。战后,克鲁姆命人以银加工尼基弗鲁斯一世的头骨作为饮器,以告慰之前被他杀死的保加利亚人的亡灵。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大肆砍杀拜占庭人的保加利亚军队

巴尔干余烬未消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步行发起进攻的保加利亚人

普利斯卡战败后不久,侥幸逃脱的斯陶拉基奥斯虽然在亚得里亚堡继承了王位,但伤病缠身的他只统治了六个月。他的妹夫,宫廷总管米海尔?朗加比,成为米海尔一世。这位新君也由于对保加利亚战争的失败,被安纳托利亚军区司令亚美尼亚人利奥推翻。新即位的利奥五世于815年与克鲁姆的继任者奥莫尔塔格达成了30年和约,稳定了与保加利亚的关系。

普利斯卡战役是拜占庭帝国历史中输得最惨烈的战役之一,而尼基弗鲁斯一世也成为自378年殒命于亚得里亚堡的瓦伦斯之后首位在抵抗外敌战争中阵亡的皇帝。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屡遭围攻的君士坦丁堡

普利斯卡的胜利也增加了保加利亚人对巴尔干半岛西南部地区的影响力,令保加利亚第一帝国版图得以壮大。克鲁姆在胜利后则大举洗劫了色雷斯,并一度威胁君士坦丁堡。只是由于克鲁姆814年突然中风而死,拜占庭帝国才逃过一劫。

普利斯卡之殇:罗马皇帝头骨成酒杯

保加利亚第一帝国的扩张

随后保加利亚的扩张趋势仍然不可阻挡,克鲁姆的继承者们也在北至多瑙河、南至亚得里亚海的广大地区内确立了统治地位。然而拜占庭与保加利亚的战争并未就此告终,两大强权仍将在随后数百年内不断争雄。

'.replace(/
|\n|\r/ig,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本地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云南中心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8100194号-1